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卷入女儿耽美举报案的武大教授

          发布: 2019-04-23
          0
          评论:0

          从二次元到三次元,他的生活摔碎了。

          作者 |  袁琳

            武大教授唐世君不知道二次元世界,更不了解耽美。在他快三十年的教学生涯中,他小心地维护一个知识分子的体面。但由于一次耽美圈的举报风波,他的生活就像一件易碎的瓷器,跌落、破碎。在网上,两个耽美作者互相指控对方抄袭,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骂战。一个是他女儿,一个是他院系的学生。矛盾从线?#19979;?#24310;到线下,直到他女儿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捕。学术圈、耽美圈,每个圈子都是一座孤岛,都有自己的话语、规则和权力结构。这个默契一直被遵守。很少有人意识到:打破这些圈子的界限,意味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文件夹:“烨风迟”

            又失眠了。唐世君摸索着床头,按亮手机——还不到四点钟。他起身穿上那套蓝绿格纹的厚棉睡衣,轻手轻脚走向隔壁的书房。两面墙是书架,摆满书,多是经?#32654;?#30340;。靠窗是一张书桌,上面放着电脑和厚叠纸质文件,唐世君坐到桌前的靠椅上。

            电脑桌面上,有一个显眼的文件夹,被命名为“烨风迟”。他盯着它。更多的时候,他只是呆坐着,一根接一根抽烟,叹气。他50岁出头,长脸上泛着红,颧骨突出,因为暴瘦,脸颊两边向里虚弱地凹陷。在十几根烟头的见证下,漫长的夜晚总算捱过去了。

            过去的一年多,他只?#24615;?#26497;度疲惫的时候入眠——通常是12点之后,又会在很早的清晨醒过来,?#21482;?#26159;压根没有睡着。他把自己日复一日关在书房,翻?#27425;?#20214;夹里的图片。一遍又一遍。

            ——谁是“烨风迟?#20445;考词?#21040;今天,唐世君也不敢完全确定。这是一个折磨他神经的名字。在?#36136;?#20013;,她可能是他们学院一个名叫冷××的学生,也可能是几个学生。在网络上,她是一个耽美圈的作者,一起网文抄袭风波的当事人。更多的,这个名字对他来说,意味着一次突袭。

            唐世君是武汉大学经管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从本科到博士都开设课堂。在学术圈,他顺风顺水:16岁进入武大读本科后,再没离开过武大,从助教做到博导、系主任。他是注册审计师、注册?#20160;?#35780;估师,曾担任至少4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。他的人生顺遂、风光、?#37197;祝?#19988;受人尊重,学生们对他最多的评价是“很和善”。

            直到自己的女儿被抓,他才意识到生活中有什?#35789;?#24773;不一样了。

            2017年12月11日,唐世君的女儿唐×被刑事拘留。26岁的她是一名设计专业在读研究生,也是一名耽美小说作者,笔名“深海先生?#20445;?#20889;过包括《德萨罗人鱼》在内的多本耽美小说。在耽美圈,她能排到50名左右,这意味着她掌握着头部的影响力,“烨风迟”则是一个耽美圈的生手,不温不火。事发之前,深海与“烨风迟”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骂战,互相指控对方抄袭。

            直到矛盾从线上被引到线下。“烨风迟”在微博上?#30130;?#20250;将深海送进牢里,要她知道“什么叫王法”。她说到做到:寻找深海的弱点,盯住?#26696;?#20154;志”。直到最后,因为私自通过淘宝店家印刷并出售自己的小说(称为?#26696;?#20154;志?#20445;?#28145;海被举报,被捕。

            深海作品《锁帝翎/笼中帝》及周边

            唐世君清楚地记得女儿出事那一天。他午后准备去办公室给一位博士生指导论文。路上接到一个电话,告诉他,正在上海参加漫展的深海“好像失踪了”。不久,他又接到妻子的电话,叫他回去。家就在武大珞珈山的另一边,翻过山就到了。唐世君打开门,看见妻子和两名警察正站在客厅里说话。警察带走了深海的电脑,他们跟去了。警察告诉他们,深海涉嫌“非法经营?#20445;?#22905;的小说可能有淫秽色情,要拿去鉴定。

            平安武汉后来发了一条微博,称逮捕了名为“某某先生”的低俗小说女作者,很快就有人猜到是深海。整个耽美圈都被震惊了。天一案后,深海是第二个被捕的耽美作者,也是第一例因“非法经营罪”被拘留的作者(天一案的罪名为“制作、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?#20445;?/p>

            那天回到家已经很晚了。唐世君和妻子木然地坐在床上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复杂的情绪撕扯着他。身为父亲,他为女儿难过、心疼;身为高校教授,他感到丢脸、羞耻,同时也很?#27809;凇?#20182;?#27809;?#23545;女儿的写作没有关注和了解,?#27809;?#22312;这次举报的前期纷争中,错误地干预。他不断自责,认为自己不该介入二次元的事情。作为一个大学教授,他是不是跨越了界限?哪怕只是过问。

            原本舒适富足的三口之家被?#24067;?#20987;碎。随之破裂的,还有这个高知家庭的体面和尊严。在黑夜里熄灭一根又一根烟之后,唐世君本能地选择了“遮掩”。

            混淆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危险

            第一次知道“烨风迟?#20445;?#20182;看到女儿?#23396;?#20986;脆弱的一面,她在哭,不停地哭。那是2017年6月的一天,唐世君在书房里批改博士论文。他?#20204;?#23383;笔,在一叠A4纸上标注。——收到学生论文后,他习惯把它们打印出来。唐世君年纪大了,“视力在退化,眼睛盯着屏幕受不了”。他起身去厨房想倒杯水,看见穿着红色睡衣的女儿站在水槽边,一边洗碗一边抽泣。父女间展开了一段对话。

            “我认认真真?#27425;模?#24635;是污蔑?#39029;?#34989;。”深海说。

            “你?#30331;?#26970;自己不是抄袭,不就行了?”

            “没那么简单,对我的读者影响太大了,读者是辨别不了的。”

            深海情绪很激动。她认定,举报她的是“烨风迟?#20445;?#20004;个人一直在吵架。她们几年前在网上认识,2014年,她看到“烨风迟”的一篇小说,感觉像在模仿她,就在QQ上问。但对于“烨风迟”来说,深海的问话是一记重击。——“你只是想问问有没有抄袭没别的意思,但这话会给人造成?#25749;Α!?#22905;说。

            2017年,当“烨风迟”的又一篇小说被举报并被判定抄袭时,她开始怀疑是深海搞的,于是反过来举报深海,说她的小说抄袭纳博科夫的《洛丽塔》。还指她的小说淫秽、?#20302;?/p>

            《洛丽塔》剧照,电影讲述的是一个有?#20302;?#30294;的男人与未成年少女洛丽塔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一开始,“烨风迟”不承认是自己举报的。在网上、微博上,她有很多个身份,马甲,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,所有发言都罩着一团烟雾:为了?#39068;?#20123;网上的隐形人弄清楚,深海费了很大功夫。查?#25233;?#19997;马迹、IP地址、发言习惯。

            对于这次耽美圈的举报,深海的朋?#36873;?#32829;美作者李倩文印象深刻。他们在一个9人群里投入“战斗?#20445;?#19979;载《洛丽塔》原文比对,搜集“反击”证据。搞了?#25945;?#20004;夜,他们发现,被指控抄袭的那段文本,对照的“原文”并不是纳博科夫的,而是举报者刻意伪造的。网站最后判定深海是清白的。

            但双方的谩骂还在继续。很多个网络ID向深海倾泻仇恨。深海向父亲展示了一些网络截图——后来唐世君?#39068;?#20123;图放在自己电脑上,取名“烨风迟”。作为一个父亲,唐世君认为,这只是孩子间“闹意见?#20445;?#20105;执、小矛盾”。

            在所有人眼中,这不过是一场二次元世界里的风暴,一次耽美圈酒杯中的风波。有谁会在意两个女生在网上掐架呢?唐世君像大多数父亲那样——他不理解女儿的世界,不理解二次元上的争吵。

            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。学术圈、耽美圈,每个圈子都是一座孤岛,有自己的话语、规则和权力结构。这个默契一直被遵守,很少有人意识到:打破这些圈子的界限,意味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一个巧合出现了。——唐世君后来反复想,如果没有这个巧合,事情可能就这样结束了?#21644;?#19978;的归网上,?#36136;?#30340;归?#36136;怠!?#20294;这个巧合,就像是戏剧中的机?#21040;?#31070;:“烨风迟”是他所在的经管院的研究生。

            先是深海的微博?#23396;?#20102;一些自己的信息,他们家在珞珈山附近?#21644;?#32418;小狐狸、艺术、在武大前面的创意?#22681;?#36523;。围绕这些信息,“烨风迟”开始猜测深海是武大艺术系的。

            深海微博上珞珈山的小狐狸,?#23396;?#20102;她在三次元地址。

            2017年4月19日,那些ID动员起来。——“经管院的妹子可是很好哄的,你只要好好解释就可以。……你再这种态度,艺术系可是不干的,她们没有这种不停回避的校?#36873;!薄跋人?#20320;一份艺术系百人观光打卡怎么样?”?#30333;?#21518;一遍,删博。不然你会发现,什么叫真正的亲友团。”

            深海感觉自己的隐私正在暴露。她不知道敌人是谁,在什么地方,经管院的?那是她父亲工作的地方。“烨风迟”也开始找“艺术系的师兄”打探,发现深海不是艺术系的。双方都开始猜测、试?#20581;?#25490;除、判断。

            在?#36136;?#19990;界中,找到一个人好像也没那么?#36873;?#20889;耽美小说的人不多——通过学生、老师,深海找到一个?#26032;蕖?#30340;武大学生,后来发现不是。线索逐渐汇拢、聚集,开始指向经管院一个叫冷××的女生。

            唐世君开始介入了。事情不能再这样升级。一天,他在楼梯口遇到冷××的导师杨晋,把事情跟他说了,希望他出面劝劝。杨晋与唐世君相识多年,是老朋友,两家经常一起出去旅?#21361;?#20851;系很好。

            一开始,杨晋被?#26696;?#25077;了”。他先是接到冷××的电话,说她惹怒了一个诈骗集团,知道他是她导师,可能会对他人身攻击。他觉得很好笑,“你惹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直?#25945;?#19990;君找到他,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关于劝的含义,唐世君是这么理解的:就是要双方和好,不要再继续闹了。他不觉得自己是要动?#32654;?#24072;的权力。他和杨晋商量,要冷处理,避免刺激她。——“这个学生好像真实身份暴露出来,她觉得害怕。”

            “烨风迟”确?#23707;?#24597;了。一个大学女生,突然发现自己死对头的父亲,竟然是学院里的教授、博导。无论如?#21361;?#20107;情都发生了变化。她认为,深海混淆了二次元和三次元,介入?#36136;?#19990;界来对付她。

            在耽美圈的不少人眼中,是“烨风迟?#34987;?#28102;的界限。他?#21069;?#32829;美看成是二次元世界的事,不让人在三次元陷入困?#24120;?#36825;是底线。但是“烨风迟”为了报复深海,打破了这个界限,造成了今天的?#32622;妗?/p>

            杨晋充当协调的角色。他打电话问她,是不是烨风迟?她否认了。这个电话被解?#33080;?#23041;胁。在微博上,“烨风迟”对深海说:“你?#35881;?#32769;师出面?#29943;?#25200;并威?#21442;遙?#30495;是一个聪明做法,我一下就知道你是谁了。”

            她叫深海“唐小姐”。在一篇名为“原委”的文章中,她语言特别激烈:高中初中老师可以给学生穿小鞋,但是大学不一样,“大学?#32469;?#26159;985,战战兢兢不是学生而是老师,论文篇数不够,要倒霉;学生投诉,要倒霉,?#32469;?#29616;在反腐查的严,多买一支?#35782;家?#20498;霉的。”

            2017年8月1日。微博——“尽管放马过来,你会发现,我能给你兑现那个诺言:让你跟你爸在×大因?#20302;?#33394;情而名声大噪。”

            她可是二次元世界的玩家:权力的结构改变了。

            一次举报

            后来,唐世君曾经反复地回想,如果不是自?#33322;?#20837;,事情可能不会这样,“我当时对他们所说的二次元三次元不太懂,不该让她们在?#36136;?#19990;界认识就好了。”他一遍遍地自责。

            “烨风迟”本?#35789;?#25947;了一段时间。学院的老师们按照传统的思路来理解:导师介入。——双方不再争吵。——事情平息。但怒火并没有被压制下去。只是需要一点小火苗、一条引信、一个说词。就像是一场风暴的前夜,需要一点平静的好天气,但是风暴总会来临的。很快,一封举报的?#22987;?#21457;到学院纪委副书记的邮箱中,这次举报的对象是唐世君。

            引信是他亲自点燃的:2017年6月28日,“烨风迟”发了微博,是关于《房思琪的初?#36947;?#22253;》的评论,提到女学生被性侵的事。——“这些情节甚至台词,那本书里全部都?#34892;矗?#30475;得人触目惊心。”深海看到了,觉得是暗示她的小说有?#20302;?#24773;节,就截图发给唐世君,唐世君发给杨晋,杨晋又转给冷××。通过这样一个链条,看起来好像是一次施压。

            举报又开始了。

            2017年7月上旬,唐世君接到副书记的电话,催促他?#26696;?#32039;到我办公室来一趟”。二十多分钟后,他推开副书?#21069;?#20844;室的门,看到杨晋和另一位分管学生工作的老师也在场。

            副书记打开了电子?#22987;?#20869;容是冷××控告唐世君对她有性侵倾向。

            从唐世君的角度讲,这是一场误会。“我们会对你采取什么行动?你一个学生。”他感觉这件事透着好笑。“我根本不认识冷××本人,不知?#28010;?#30340;电话、微信和具体地址,没有跟她有过任何方式的接触。”唐世君反复辩解,他甚至从来没见过她。

            他回忆,主管研究生的辅导员曾找冷××问过话,“?#35780;?#24072;不认识你,他怎么性骚扰你呢?”

            冷××回答,她通过导师?#29943;?#25200;我啊。

            “她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。”导师杨晋评价他的学生,他极力想把她从?#19988;?#20013;抹掉。——在这次举报中,没见到任何证据,“说的是子虚乌有的事,绝对不可能的”。从老师们的角度,他们怕出事,仍然是那个逻辑——保护自己的学生,事情不要闹大。何况,她马上毕业了,怕她走极端。

            万一学生出事,哪个学校脱得了?#19978;担看?#29702;学生问题时,这种惯性的思考又出现了。唐世君后来觉得,他对举报他性骚扰这件?#32511;?#23485;容了,?#36335;?#25343;她?#35805;?#27861;。当时的共识是,大家各退一步,不要再升级了。唐世君去劝他女儿,杨晋去劝冷××。

            一天,开车回家的路上,杨晋给冷×?#38142;?#20102;一个电话。车程是45分钟,从上车一直聊到下车,聊到手机发烫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不是烨风迟?”杨晋又问她。

            “不是,但我认识她。我不会告诉你是谁。”

            她对三次元的?#36136;?#19990;界很警惕。2019年3月5号,我们也拨通了那个电话——“请问是冷××吗?”对方停顿了一下:“不是。”接着又说,“你是谁啊,你找她干什么,你为什么找她,你报一下身份证号,我帮你查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为什么要帮?#20063;椋?#24590;么帮?#20063;椋俊?#25105;很吃惊。她没?#24615;?#22238;答,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          杨晋在心里面想,“烨风迟是一个魂吗?怎么可能呢?”他告诉她,这样做在法律上有风险。他要求她删掉微博,撤回举报信。要么,“到时候毕业可能都会受到影响”。

            杨晋是个经济学者,大学教授,不想卷入与学术无关的事情。那段时间,他被?#24615;?#20013;间,感觉自己很?#38480;巍?#20004;边相互攻击的事情太多了。——深海准备发律师函。冷××跑到他这里哭,说遭到了威胁,对头“甚至知道我在哪个宿舍”。他还接到冷××父亲的电话,说要搞唐世君。杨晋劝他千万别这样做,因为这样,性质就发生变化了。

            大概从8月开始,“烨风迟”清空了自己的微博。老师们以为事情结束了。又一个到?#23435;?#27490;。唐世君给杨晋说了一句:“他们都撤了,都删了。”杨晋觉得“这个事情总算?#21442;?#20102;,消停了”。

            直到深海被捕。

            2017年12月9日,上海市新国际博览中心举办了一次漫展,深海跑去参加了。漫展?#20013;?#20102;?#25945;歟?#20020;走前,深海问唐世君要了两三千的路?#36873;?#31532;二天散场后,她告诉好朋友李倩文,不想因为漫展断更,打算去酒店开钟点房?#27425;摹?#24403;时她已经预感到要出事——她的一批书在印厂被扣了。

            上海漫展读者等待签售现场,左三为深海。图 | 受访者

            李倩文回忆,深海有点慌了,将微博和QQ密码都给了她,告诉她,“如果出事不要跟爸妈和同学讲”。第二天,她被警察带走了。

            ?#38750;?#30340;消息,杨晋是从冷××那知道的。赶上年底,导师按惯例会和学生聚?#20572;?#36827;行年终总结。他通知了冷××,却被拒绝了。理由听起来很有?#35760;桑骸?#25105;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摔了一跤,腿肿了。”杨晋很诧异,问她去公安?#25351;?#20160;么。?#25945;?#21518;,她打电话专门通知杨晋,告诉他深海被抓。

            杨晋记得她还说了四个字:“老师你好。”

            逃避的教授

            女儿写淫秽小说?对于一个高知家庭,这是一种无法面对的羞耻。他们从未想过,自己的家庭会跟“犯罪”产生联系。唐妈说,她爸爸是高校教师,那肯定是受不了的。“教出一个犯罪的女儿,别人会怎么看你?”

            唐世君充满了疑问:“耽美小说”是什么?“非法经营罪”又是什么?他本以为,女儿只是写写网文,怎么会违法呢?#32771;词?#22312;处理烨风迟的举报风波时,他也不知道女儿写的是什么。就好像从来都不认识女儿,他的信心动摇了。

            深海的经历很简单,她一直没离开过学校:在武汉理工读的本?#30130;?#21518;来去英国留学,但很快就回来了,现在湖北美院读研究生。从那时候开始,她关起门来写网文,唐世君觉得这只是闹着玩,“她还是小孩,什么也不懂。”但在他的朋友看来,是她父母不了解她。

            李倩文毫不?#28120;?#22320;说:“他们不知?#28010;?#22312;想什么,?#19981;?#20160;么。”

            唐世君家有一个阁楼,一边放着一张床垫,一边放着书桌和书架。从2013年开始,深海待在阁楼里不出来,在房间里嗒嗒嗒地敲键盘,周末也不出门。唐妈做好饭叫她,总是要叫很多次,往往他们饭都吃完了,深海才慢悠悠出来。

            “你天天都在?#35789;?#20040;东西?”有时候在饭桌上,他们会问。

            “你们别管,说了你们也不懂。”深海说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深海不在家,唐妈?#20302;?#28316;进深海的房间,看见床上摆着一张很大的图纸,上面划着很多名字和连线。“可能是?#23435;?#20851;系图吧,”唐妈说,“我也看不懂,也没兴趣。”?#19988;?#20013;最深刻的是,有段时间,家里每天都会收到快递,大都是深海的书,她还经常带粉丝回家过夜,都是学生。

            只?#24515;?#20040;一次,他们可能接触到深海的网文世界:唐妈在客厅看《三生三世十里?#19968;ā貳?#28145;海对这部剧很不?#36857;?#37027;是根据“唐七公子”的网文改编的,也曾被指责抄袭。近几年,网文培育的大IP改编影视剧,受到?#26102;?#24066;场的?#25200;酢?/p>

            但他们从来没有正视过深海的写作。唐妈只记得高中有一次,深海拿回来一个作文比赛的特等奖证书。里面还附了一张大学名单,这个?#27605;?#21487;以让深海在这些大学有优先录取的资格。他们觉得很吃惊,“没想到深海的语文这么好”。

            “那次得奖对她意义很大。”李倩文回忆研究生临毕?#25285;?#28145;海曾对她说,“一辈子都吃写作这碗饭。”

            深海写稿的日常

            这些线索都被他们忽略了。

            已经有一年时间,唐世君不怎么见人。他的工作不需要坐班,?#24067;?#20046;不去学校办公室。实在推脱不开时,他会去一趟,但事情结束立马回家,不跟人聊工作以外的事。他几乎把所有的课都推掉了,原打算着手的几篇论文没心?#22841;矗?#25163;上正在编写的教材也搁置了。

            他原本很忙。事发前,他一周至少要上9节课,从本科到博士的课程都?#23567;?#20182;通常早上8点以前就去学校,除了上课,还兼任一些行政事务,出差开会。周末比工作日更忙,因为要给校外进修的班上课,要一整天,下午6点左?#20063;?#33021;回家。除了日常性工作,他每年还要发表3到4篇论文,出书或编写教材。

            现在,他?#21387;?#20316;砍到只剩下指导论文——这是推不掉的。尽可能地,他让学生到家里来聊。

            唐妈也是武大的职工,她不能不去学校:工作是坐班制度,必须?#35789;?#19978;下班。这件事发生?#38498;螅?#22905;在办公室不太愿意说话,觉得别人虽然不说,但是看她的眼光不一样。

            深海被拘后的几个月,他们谁也没说。唐世君夜晚总是失眠,早上五六点就会起床,唐妈去上班,“精神总是恍恍惚惚的”。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除了见律师哪儿也不去,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只埋着头,一根一根地抽烟,一天抽两包烟。

            他?#35272;?#36807;。那是女儿出事一个月后,他出门见律师。武汉下了很大的雪,晚上8点左右,他带着疲惫的神情回家。妻子在卧室,他径直进了书房,起初是竭力压抑,后来转为默默流泪,?#20013;?#20102;两个小时,发泄完,他才离开书房进了卧室。“我知道我必须坚强,我决不能在她妈妈面前流?#27573;?#30340;痛苦。”

            第一个月,唐世君瘦了十几斤。

            深海进去之后的第二周,李倩文见过他一次。唐世君总是很平静,好像事情马上就要解决,像传统意义上男人应该表现的那样,他一直在说“没多大事儿?#20445;?#21578;诉她不要声张。但那次来,他是有意图的,他想了解他女儿,?#26696;?#20154;志是什么东西?耽美小说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他?#26700;?#20102;一堆耽美圈的问题。在他的理解中,耽美小?#23548;?#20046;是和淫秽出版物同样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学校里的很多老师都知道唐世君家里的事,但没有一个人主动问起。杨晋说深海出事后,他再也没?#24615;?#21150;公室见过唐世君。他打过几次电话,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“这个事情?#38498;?#20877;说吧。没什么好说的。”唐世君挂了电话,没再接。

            “我觉得他对我好像有什?#27425;?#20250;。”杨晋说。他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,通过?#22987;?#21457;送给唐世君,阐述了他跟冷×?#24651;?#35299;事情的?#38468;冢?#24076;望这件事不要影响他们的友谊。

            唐世君?#39068;?#23553;信下载下来,放在“烨风迟”那个文件夹里,没有回他。

            耽美圈

            2018年5月,深海的5本书鉴定结果出来了,因“猥亵性地具体描写同性恋性行为?#20445;?#20840;部为“色情出版物”。这个结果反而叫唐世君放心,因为根据法规,“不是淫秽出版物,不触犯刑法?#20445;?#20182;松了一口气。但事情还没有了结,起诉书指向的是“非法经营罪”。

            三年来,深海先后授权网店“XMOON”?#20985;且?#38138;工作室”等代理印刷售卖自己的5本小说。——这些作品都没有获得正规的书号,是“烨风迟”举报的重点。一开始,深海?#35805;颜?#24403;回事。伴随着网络文学的兴起,?#26696;?#20154;志?#32972;?#29256;已经有很长的时间,它有一整套成熟的流程,作者只需要设计好,?#19994;教?#23453;店,一切就解决了。

            ?#20985;词?#26377;后果,顶多会被作为违禁品销毁掉,罚点钱。”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。李倩文说,直?#25945;?#19968;案爆发后,深海开始?#34892;?#25285;心了。李倩文告诉她,不要再出?#26696;?#20154;志”了,但她舍不得——很多读者给她留言,说这次封面好看,他们很期待。

            深海最后下了决心:?#26696;?#33030;再出一?#26223;傘!?/p>

            深海小说附赠的明信片

            重新认识女儿是从阅读开始的。凌晨三四点失眠醒来,唐世君会进到书房,开始读女儿的小说。他读得很仔细,一字一句,想看看她到底写的是什么,有没有犯罪,这在他的经验里还是第一次。

            他在网上百度,问深海的朋?#36873;?#25991;学教授,才知道耽美是描写同性?#30331;?#30340;文学流派,有固定的受众。他上中国知网、期刊网,搜耽美文学问题研究,确实有这样一个流派在那里,?#37266;?#25991;化。他放心了。

            直到老同学们给他组织了一次聚会,心结才彻底解开。那是在湖南老家一个小镇的?#39029;?#33756;馆里。他们夸赞他女儿写的好,“挺?#34892;?#20316;天?#22330;薄?#21776;世君承认,他以前遮遮掩掩,担心丢脸,但这些都没有发生。

            一套《辞海》开始堆在桌子前,摞了半米高。一年多了,唐世君研究了很多法条。他收集文献,一点点打印下来,一点点地看。他是大学教授,碰到一个新问题,本能地会去寻找依据。

            几十篇论文。关于主犯、关于耽美作者的人群。他还?#39029;?#29256;社、找专家,了解出版流程。“关键是出版控制程序。”唐世君说。他觉得在整个事情中,女儿不应该被作为主犯起诉。谈起这件事,他因为激动,脸更红了。他一手夹着?#22871;臁?#20182;习惯把烟放在?#22871;?#37324;抽,一边按着桌上的法律条款,几乎要从桌边站起来。

            案子在3月11日一审开庭,根据检方起诉的罪名,她可能面临5年的有期?#21483;蹋?#30446;前法院还没宣?#23567;?#32463;历过最初的茫然,唐世君和妻子开始接触耽美世界,去微博,去晋江文学城。他们意外地发现,深海在网上有大批粉丝,仅微博就超过10万,一条跟“深海”有关的微博转发很快过5万。

            他们疑惑地问:“这在网上算多吗?”

            唐妈开始回忆,在女儿的生活里,她到底忽略了什么呢?有一次,深海?#19994;教?#22920;,说自己好像有点?#38047;簦?#22905;不信。不久,她拿回来一个病历本,上面诊断是轻度?#38047;簟?#21776;妈认为不要紧,“经常找人谈谈,玩玩,也没什么关系”。——现在想想,那时候女儿是在求助。

            李倩文知道这是为什么,写作的压力很大。网上不仅仅有支持的人,还?#26032;?#22905;的人,有时一天之内,“在闲情或者碧水那些匿名论坛被连挂三千条那种”。深海还对她说过自己的状态?#22909;?#19968;本书完结,她就会觉得自己很孤独。她会很入戏,住到她的文里面。

            李倩文经常住在深海家里,发现她有长期失眠的毛病。有时候,夜里睡不着,她们就出去喝酒。深海早上六点就醒了,睡得很?#24120;?#26446;倩文就陪她去山上跑?#20581;?/p>

            这时在耽美圈,深海已经出类?#23627;汀?#22905;第一本小说出来就火了,那本书的打赏让她赚了不少钱。后来每一本效果都不错。圈里的作者们评价她,“脾气好,人挺软的,但是写起文?#20174;?#26377;偏执倔强的一面”。

            新晋的耽美作者沈雪说,深海有很可怕的天资,她五年前就知道——“当时她还是新人作者,《德萨罗人鱼》非常有名,相当于带起了晋江作者写人鱼文的潮流。”但对于“烨风迟?#20445;?#22312;她对耽美超过十年的关注中,从未听过这个名字,直到这次举报?#24405;?/p>

            很少有人知道冷××去哪了。2018年,她从武汉大学毕?#25285;?#39034;顺利利。——几年前,她曾向导师提出想提前毕?#25285;?#20294;被拒绝了。“烨风迟”也消失了,晋江个人主页上几乎所有文章都被锁,长佩文学网上搜不到这个名字的任何信息。在耽美圈,她就像是突然出现,然后消失。

            女儿出事后的一天,唐妈到女儿的房间,想收拾一下。这里一样都没动过。?#20171;?#31859;床垫边有一个小书架,上面乱七八糟地堆着很多花花绿绿的书,封面都很精美,有的斜放在书架上,有的随意扔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深海的书架,不少书是她参与设计的。图 | 袁琳

            她本来想扔掉。但翻到最后一页,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——?#30333;爸?#35774;?#30130;?#28145;海先生”。那些全是深海帮别人设计后寄来的纪念本,唐妈第一次注意到,女儿在设计上已经小有成就。

            她?#28079;?#20123;书放回书架摆好,排得整整齐齐。

            这半年来,唐世君夫妇开始向朋友敞开了,寻求帮助,有时甚至感到后悔。2月底,杨晋接?#25945;?#19990;君的电话。唐世君对他说:“之前可能?#34892;?#35823;会,你不要介意。”

            杨晋心里五?#23545;?#38472;。他说,一年多了,那是他们第一次通话。

            几个月前,唐世君通过律师向深海转达信件,给她鼓励。深海也写信回复。女儿的信中,有一段话让他印象深刻:“无论结果是好是?#25285;?#25105;都还有无限的激情来继续写作,并且?#24310;?#20004;三个故事已经成型。”

          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受访者为化名。除注明出处外,文中图片来自深海微博。)

            版权声明:

           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            • 撰文 | 袁琳 编辑 | 金赫
            • 运营 | 张琳悦 任倩 校对 | 阿犁 ?#21557;?| 王波
            ?#25172;?#26159;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(Non-fiction)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,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、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。寻找优秀的创作者,也寻找优秀的作品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表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极速飞艇开奖网站 守财奴教案 f1摩纳哥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国际米兰vs斯帕尔战报 qq飞车手游免费刷永久车软件 公鸡王官网 北京单场sp开奖查询 网上棋牌软件 法国斯特拉斯堡小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