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叛逆的尾仲浩二:森山大道的弟子“出走”了

          发布: 2019-03-01
          0
          评论:0

          尾仲浩二作品中的那些风景,与其说是对过往的怀旧与乡愁,不如说他在寻找一个根植于自身感觉与情绪的多元化的乌托邦。

          作者 |  林叶

            《Matatabi》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2017年6月,我在上海的德大咖啡馆第一次见到了尾仲浩二。德大咖啡馆是老上海人聚集地,人声?#24615;櫻?#28895;雾缭绕,咖啡馆里的装饰,深红色的桌子、老式吊灯等,让咖啡馆弥散着一股浓重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或许在这个地方见尾仲浩二,真是再合适不过。在很多人看来,尾仲浩二的照片里,时间仿佛是停滞的,始终是一种1980年代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我到了之后不久,尾仲浩二和独立出版机构无像的创办人倪梁等人便走了进来。尽管在杂?#26087;?#26089;就看过他的照片,但见到本尊的时候,还是吃了一惊,没想到他是这样一个身材高大的日本人。乍一看就像是瘦版的日本职业摔跤大师巨人马场。

            当然他并没有巨人马场所?#26376;?#20986;来的那股戾气,反而是一脸羞涩,温文尔雅,略微有点拘谨。尽管尾仲浩二早已是一位知名摄影家了,却丝毫没有那种“知名摄影家”的架子,仿佛坐在我们面前的依然是1983年第一次举办个展“有高高的麒麟草的地方”的那位青年人。

            第一次举办个展“有高高的麒麟草的地方”的尾仲浩二。

            事实上,在我看来,尾仲浩二身上一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叛逆精神,这是一种对抗?#28010;?#26631;准、商业主义的叛逆精神。或许他自己并没有明确地宣扬这样的理念,但是这样的叛逆精神却一直能够在他的创作?#23548;?#21644;作品中感受到。

            《蜻?#36873;?/p>

            《Hysteric 5》

            《short trip》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1960年,尾仲浩二出生于日本九州的直方。那时候正是蒸汽机车和铁道非常盛行的时候,直方站内就有一个大型的机车库房,尾仲浩二老家就在这个库房后面。因为蒸汽机车的烟,尾仲浩二的家以及他的手脚从来都是黑漆漆的。火车、铁道、乡村、商店街里的小酒馆、简陋而温暖的民房……这一切记忆全都烙进了尾仲浩二的摄影作品里。

            尾仲浩二的父亲?#19981;?#25668;影,还经常投稿参加摄影比赛。到了尾仲浩二记事的时候,虽然他的父亲已经放弃了这个兴趣,但照相机一直陪伴着尾仲浩二。高中时期,尾仲浩二加入了摄影部,他的父亲为此非常高兴,还专门为他买了暗室设备。尾仲浩二把自己的房间做成了暗室,开始拍摄自己身边的风景。

            高中毕业之后,尾仲浩二到父亲工作?#37027;?#21494;制铁所工作了两年。这是一家大型企业,按照昭和时代日本企业?#37027;?#20917;,如果尾仲浩二安安心心在那里工作,意味着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。

            但是,在一些人心中,梦想永远可以非常果断地战胜现实,尾仲浩二就是其中之一。他意识到成为摄影家是他难以抛弃的梦,就毅然决然地离职去上了东京写真专?#21467;?#26657;。

            毕业的时候,尾仲浩二所在班级的毕业展在森山大道创办的独立画?#21462;癈AMP?#26412;?#21150;,半年后,他成了“CAMPY(CAMP成员的别名)”。那一年他22岁,森山大道44岁。

            CAMP的海报

            1970年代中期,以东松照明、森山大道为代表的几位重要摄影家在创作上逐渐进入调整期,纷纷开始尝试设立自主的同人画?#21462;?974年,东松照明、细江英公、森山大道、横须贺功光、荒木经惟、深濑昌久六位摄影家一起在新宿开设了“WORKSHOP写真学校”。学校的主要运营方式为每个讲师每周开一次个性化的研究会,有的时候?#19981;?#36992;请其他特邀讲师举办论?#36710;齲?#24182;定期发行会刊。

            虽然“WORKSHOP写真学校”只开设了两年,但对后来的日本摄影产生了相当重要的影响。很多日本年轻摄影师的意识发生改变,他们尝试不依靠大企业的展示场所及大众媒体的发表平台,转而靠自己的独立展示空间自主地开展创作与展示活动。影响力最大的当属森山大道与他的学生北岛敬三、仓田精二一起创办的画廊兼共同工作室“影像商店·CAMP”。

            森山大道的摄影作品

            那个时候森山大道虽然创作上进入了低迷状态,但在日本摄影界仍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。用他的学生濑户正人的话说,当时日本摄影有三?#26893;?#27602;,“T病?#23613;薄癝病?#23613;?#21644;“M病?#23613;保?#20854;中T是东松照明、S是深濑昌久、M就是森山大道。在他看来M病?#23613;八?#21482;要看到了就会感?#26087;希?#24182;扩散出去”。

            很明显,尾仲浩二就是这?#26893;?#27602;的重度感染者。他不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拍摄的作品被人认为有森山大道的影子,而且,他也学习森山大道,自己开设独立画?#21462;?#34903;道?#20445;?#25298;绝商业主义,确保自己的创作时间,将自己的整个身心都付诸摄影创作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俨然就是一种极其强烈的叛逆精神。

            在CAMP的日子无疑是幸福?#39029;?#23454;的。“每个月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这里值班。差不多每天晚上?#23478;?#21435;新宿的?#24179;?#34903;,让前辈森山大道先生和北岛敬三先生请客喝酒(笑)。”有的时候还和森山大道及北岛敬三一起去跨年旅行,住在温泉旅馆里。

            “在酒桌上前辈们对我说了很多。让我觉得非常刺激。?#26412;?#36825;样,不论是在摄影创作还是在生活习惯上,尾仲浩二都跟随森山大道一起,耳濡目染之后,森山大道的各种风格观念也都渗透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例如,森山大道曾经对他的学生说过,摄影家就不应该去打工,摄影家就不要去做别的工作。这当然不是不考虑摄影家的吃饭问题,而是说,做一位摄影家就应该具有这样的气概、这样的觉悟。而尾仲浩二就在自己的一本书中写道,“确保自己的拍摄时间,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杂志之类的工作,需要事先协调,还要交接稿件等等,拍摄也要花好几天时间,不管怎样?#23478;?#21644;编辑、设计师来往,那就好像变成了一位货真价实的摄影师(Cameraman),所以我一?#26412;?#32780;远之” 。

            不言而喻,他就是按照森山大道所提倡的那种观念,选择了一种独立摄影家的生活方式,?#20013;?#25293;摄自?#21512;?#35201;拍摄的照片。不过,森山大道也对他产生了另外一种让他想方设法都需要摆脱的影响。那就是他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拍摄的作品一直被认为有森山大道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“高高的麒麟草?#27605;盜校?#21315;叶县,1991

            “高高的麒麟草?#27605;盜校?#19996;京都,1989

            《悠航(Slow boat)》

            《悠航(Slow boat)》

            “因为我是森山大道先生的弟子,所以,黑白照片的话,不管怎么变化,照片中的对比?#21462;?#27987;?#21462;?#33394;调影调,始终会被认为是森山大道式的照片。Slow boat这个作品,是以暖色调作为主色调,可即便如此,在别人看来还是一样。这让我非常烦恼,无论如?#21619;家?#30830;立自己的原创风格,否则的话,就完蛋了。”尾仲浩二如是说。

            不过,倘若现在再来看他最初的作品,就会发现他当时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视线与风格,甚至可以说要从中找出森山大道的影子还是相当难的。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1983年,CAMP即将解散。尾仲浩二想,既然如此,那自己也做一次个展,于是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?#26412;?#24030;。

            1983年12月1日,尾仲浩二在CAMP举办了个展“有高高的麒麟草的地方”。在那些作品中,我们会看?#34903;?#21518;总出现在他作品中的各种元素,商店?#20449;啤?#27773;车、铁道、狗、农田、天空、猫以及他那开阔且貌似杂乱的视线……

            从1983年开始一直到1991年为止,尾仲浩二共举办了32次“高高的麒麟草”展。同一年,日本独立出版机构?#25321;?#33293;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摄影集,书名就是《高高的麒麟草》。多年以后,尾仲浩二回想自己的创作生涯,还是认为这是自己最?#19981;?#30340;一本摄影集。

            “高高的麒麟草?#27605;盜校?#19996;京都,1988

            1999年,尾仲浩二购置了一套彩色胶卷冲印器械,踏上彩色摄影之路。这也帮助他走出了森山大道的影子,在读者心中树立起全新的形象。

            在这之前,因为彩色胶卷都是送到冲印店去冲印,但尾仲浩二始终认为自己冲印照片才称得上是制作作品。

            他痴迷于暗房里的工作。在暗房里,为各种想法伤脑筋才是最快乐的时光。“用同一张底片在同样的条件下冲印,能冲印出完全不同的照片,那是最好的。拍摄的时候看到的风景,和在暗房里变成照片显现出来的风景。第一眼看到这些风景的时候那?#20013;某?#28558;湃的感觉,那真是最棒的!”

            “起?#30149;?#21507;早饭→进暗房→上厕所→再进暗房→?#20004;?#22312;暗房里→澡堂→居酒屋→回到家里继续喝酒→爆睡?#20445;?#25454;说尾仲浩二会连着好几天?#20013;?#36825;样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《东京糖果?#26657;═OKYO CANDY BOX)》

            很快的,尾仲浩二就在暗房中摸索出了自己特有的色彩风格,那是一种微微发黄的暖色调,带着一股铁锈的气息。这样的色彩仿佛是一种情感魔术,所有的风景一旦被这种色彩覆?#20146;。?#31435;刻就带上了一股浓浓的乡愁。

            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种?#24576;?#20026;“尾仲调”的色彩风格已经成了尾仲浩二的标志,成为人们认可他的一个重要因素,甚至可以说这也是让他蜚声海外的一个原因。

            例如他的作品《东京糖果?#26657;═OKYO CANDY BOX)》,就非常符合西方人对东京的想象。“对于来过东京的外国人来说,这大概就是他们非常了解的东京吧。电线杆林立,高楼大厦在乱七八糟的规则中共存。他们可能真的在看了我的照片之后,以一种‘东京,就是这样’的感觉,向别人讲述东京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不过,我始?#31449;?#24471;一种色彩上的格调并不能真正概括并决定一位优秀摄影家的创作。当我们将这一层魔术般的色彩去除掉之后,就会发现他的作品依然让人怦然心动。这可能最明显地体现在《悠航(Slow boat)》这个作品中。

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《悠航(Slow boat)》

            《悠航》是一本对尾仲浩二有着特殊意义的摄影集。因为这本书,尾仲浩二拍摄的照片在海外得到了认可,这让他对自己更有信心。

            可以说,这是一本能够集中体现尾仲浩二摄影思想的摄影集。

            这个系列?#35753;?#26377;?#26377;?#26862;山大道的那种高反差风格,也没有特别奇观式的事物,更没有之后成为他的标志的“尾仲调?#20445;?#20294;每当翻看这本摄影集的时候,总有无尽的惊喜,都会发现一些新?#26159;?#20146;切的地方。整个系列就像是一个无比开放的容器,容纳不同人的感觉、情绪、记忆及想象。

            尾仲浩二曾说:“拍照拍久了以后,就会陷在自己的某些关键词里面,于是就会刻意地想要摆?#39068;?#26679;的惯性,拍摄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明明什么都可以拍,却要给自己套上枷锁让自己变得不自由。让自己保持在对任何事物都感兴趣的状态里,想要拍的东西就会增加,这个时候我就会非常高兴,非常兴奋”。

            他最珍惜的大概就是这种始终保持开放的创作状态吧。在他看来,“摄影就是询问‘这个,如何?’这样的感觉。事实上,事物之中是有心机的。它们没有注意到我的话,那就算了。

            注意到了,那就会在我拍照之前告诉我的,这是最好的。对我来说,我想要拍摄的是那种让我感到惊讶的‘绝对不会变旧变老的景色’。我们的原风景其实并不是什么特殊之物,而是一种与原风景联系在一起的感觉”。

            《悠航(Slow boat)》

            在形成这样一种创作理念的同时,尾仲浩二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创作模式。“在作品创作上我最重视的是拍摄自?#21512;不?#30340;东西。去完全不了解的地方到处旅行,最?#36324;?#20837;眼帘的事物全都是新鲜的,这成为了我拍摄照片的动机。

            旅行目的地依据地图和铁道线路图决定。例如,某条线路的终点站或者海边等?#21462;?#23621;住的地方也?#29420;?#37117;?#26657;?#22240;为大都市到处都是一样的风景,去都市以外的地方,就会遇?#33014;?#22810;有趣的光景。”

            “尽可能不要事?#26085;?#25569;当地的信息,选择以前从来没去过的地方,然后就晃荡过去。我有点脸盲,但是土地感这种东西是附着在自然上面的。到了那个地方,像一个?#26376;?#30340;孩子一般地在一座一无所知的城镇里晃荡,这种感觉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            因为公交车时间地点都不大可控,所以轻轨电车是尾仲浩二最重要的一种出行手段,而步?#24615;?#26159;最适合他的拍摄方式。一般尾仲浩二到了一个地方,如果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自?#28023;?#20182;马上就会去往下一个地方。现在因为城市规划和发展越来越趋同,日本甚至全世界的城市也变得越来越同质化,这让他心生抵触,“不想在一个糟糕的地方长期居住”。

            《悠航(Slow boat)》

            从这一点上看,尾仲浩二的作品似乎一直在对现代化都市的全面发展进行对抗。他的作品中很少能看到那种欲望横流的都市风景,即便有在东京这种大都市里拍摄的作品,进入他的视野的也往往是那种早就被人遗忘、忽视甚至刻意排斥的地区。

            可是,这些在大多数人眼中被视为边缘化的、落后的、前现代的地区,经过尾仲浩二视线的扫描之后,仿佛焕发出新的魅力与生机。那些风景仿佛在破落中重新获得了一份温情,在杂乱中缓缓生成一种有机的秩序。

            《悠航(Slow boat)》

            尽管他的作品会让人形成某种既定印象——将时间和气氛永远保留在日本昭和时代,但是倘若以一种更开放的态度去咀嚼他的作品,或许会发现某种别样的未来感。

            换句话说,商业主义的资本开发、停留在视网膜上的表象模仿、单一价值观统御下的同质化,这些都将把我们的未来带入绝?#22330;?#32780;尾仲浩二作品中的那些风景与其说是对过往的怀旧与乡愁,不如说他在寻找一个根植于自身感觉与情绪的多元化的乌托邦。

            他显然不是在告诉我们,过去的都是美好的,而是说这才是我们应该有的一种状态。时?#20004;?#26085;,他依然保持着这种创作模式,他都始终是那位未知之地的迷途者。

            关于尾仲浩二

            尾仲浩二,日本摄影家,1960年生于日本福冈县直方?#23567;?980年后半期开始创办独立画?#21462;?#34903;道”。1992年获得日本“写真之会”?#20445;?002年获得东川奖新人作家?#20445;?006年获得日本摄影协会新人奖。

            (本文图片由摄影家本人及独立出版机构无像提供。)

            • 摄影 |尾仲浩二撰文 |林叶编辑| 景旭
            • 运营 | ?#24405;涯?校对 | 阿犁 统筹 | 迦沐梓

            版权声明: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?#20302;?#26377;限公司独家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           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(Non-fiction)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,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、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。寻找优秀的创作者,也寻找优秀的作品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表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