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见证历史的女摄影家侯波辞世 生前口述:一切来之不易

          人物纪实发布:2017-11-29
          0
          评论:0

          2017年11月26日,著名女摄影家侯波在北京逝世,享年93岁。她是开国大典上唯一的女摄影师,用相机真实记录了新中国建立初期这一段重要的历史。她的作品塑造了一代领袖人物的光辉形象,拉近了领袖与人民群众的距离。这些作品最终成为宝贵的历史影像档案,世代留传。本文?#20999;?#21326;社领衔编辑陈小波于2008年10月10日对侯波的采访内容整理,以期还原一位老摄影家的特定时代经历,回眸经典影像瞬间。

          作者 | 陈小波
          新华社领衔编辑
         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?#23435;?#21338; 微信

          翻看侯波老师自己从年轻到现在的照片,几乎张张照片上的她都在笑。那?#20013;?#23481;朴实真诚,发自内心。任何人看到这些照片,都会感慨:怎么一切?#20197;?#30340;事情都落在了这个美丽女人的身上。

          人们羡慕侯波的一生能与伟人同行,与历史同?#23567;?#27611;泽东生前公开发表的700多幅照片中,仅侯波一人拍摄的就达400多幅。侯波的名字和毛泽东以及他的影像连在一起。侯波曾说:“他决定了中国的命运,也决定了我的命运。”

          而当我坐在侯波老人面前和她深谈时,我却一次次看到她的泪水。她说起对那个时代人和事的感情、说起在领袖身边拍摄的不容易、说起自己人生的际遇时,不住流泪。她流泪的时候,80多岁的老人像一个无助的孩子。

          谈话的时候,侯波的丈夫、中国战争时期重要的摄影家徐肖冰老人从我们面前蹒跚走过。侯老望着他,喃喃的说:“他92、我84了,我们都老了……”说这话时,眼里依然是泪水。

          感谢侯波老师的儿?#26377;?#24314;林先生和儿媳朱清宇女士。我的很多问题都是靠着他们贴在老人的耳边传达的;而写完稿后,又是他们坐在母亲的身边,逐字逐句修改的。我去的时候,他们几乎每时?#38752;?#37117;在为父母忙碌着。

          ?#21451;?#21315;金到侯波

          “侯波”是我参加革命后的名字。我出生时爷爷给我取名“阎千金?#20445;?#25105;们那里把女孩称为千金。从“阎千金”到“侯波”的过程,正好是我参加革命的过程。

          早年我爷爷从河南逃难来到山西?#21335;兀?#24314;立了自己的家。爷爷是个“缫丝”工人,没念过书,却是个开放的人,他想尽办法供养后代上学。我的姑姑学习很好,爷爷就让她上到师范。我1924年出生,是家中长孙女。爷爷又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。我小学起就一直跟着姑姑在离家30里地之外的学校读书了。

          我的家虽然贫寒,但家人和睦。但后来那几年,我家年年死人。先是父亲在太原被杀了。不久爷爷也死了,姨姨又被日本人炮弹打死了,奶奶瞎了,母?#23383;?#30149;一场后也去世了。

          1937年,我13岁,日本人已打到了太原,经常看到有逃难的人群从村子旁边经过,我们几个同学去找老师问怎么办?教员是个进步青年,他说:上山吧,找?#20301;?#38431;去。他说的山就是中条山。中条山有薄一波领导的“山西救国同盟会?#34180;?/p>

          一天,一个女同学跑来通知我到村外的庙里集?#24076;?#20986;发去中条山。回到家,我告诉了奶奶。那时家里只有一个奶奶和两个弟弟了。瞎眼的奶奶摸索出一个小布包,把家里唯一的四块银元给了我。我说:“我拿了家里的钱你们怎么生活呀?”奶奶说:“你走了以后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呢!”奶奶知道也许我上了中条山就能有一条活路。

          我和一群小姐妹上了山,就在“山西救国同盟会”做后勤工作,主要是给?#20301;?#38431;募集鞋袜。因为我从来没见过钱,我把带出的钱交给了领导。我离开家时,什么都没带出来,几个好姐妹就合盖一床被子,碗也没有,等别人吃完了饭我再借来用。在中条山,孙雨亭同志(解放后曾任云南省省委书记)把我的名字“阎千金”改为“阎锋?#34180;?/p>

          地下党看我们这群孩子很单纯,为了培养我们,在1938年初,就送我们七八个人去?#23435;?#23433;八路军办事处。我们没粮?#24120;?#23601;一路讨饭,鞋烂了,就赤脚走,过了黄河到达西安时,我们就像一群小?#35874;?#23376;。

          我们?#35805;才?#21040;冯文彬、张琴秋领导的八路军西安办事处?#21442;?#22561;西北青年战时训练班学习。青训班有从大后方来的,也有从敌战区来的。当年秋天我加入了中国共产?#22330;?#25105;的入党介绍人是老红军青训班特派员龙潜夫妇(龙潜后?#25991;?#20140;军区政治部主任)。入党志愿书我也不知道写什么,就写了“打日本,救中国。”

          1938年冬天到?#24433;玻?#25226;我?#20540;?#20445;安处。我什么也不会,大字也认不了几个,就打听“是不是有学校?我想去学习。”我到了边区中学。因为长了满头虱子,我把头发剃光了,居然?#35805;才?#21040;男生宿舍。边区中学毕业后我回到保安处,领导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我说:“我还想学习。”我就考上了?#24433;?#22899;子大学。

          我们的学习以政治学习为主,我上的是普通班,文化高的在?#26696;?#32423;班?#20445;?#22914;贺龙同志夫人薛明,还有一些长征过来的老同志在妈妈班,如王定国大姐。很有名的一些老同志给我们?#37096;巍?#19968;个月发一块钱,但是能?#21592;ィ?0多个人睡一个大炕,精神上很愉快。1941年,女大和陕北公学、泽东青干校合并成立?#24433;?#22823;学,我转入?#24433;?#22823;学。毕业后,我做过边区医院的护士,又去妇女合作社工作。

          到?#24433;?#20445;安处的时候,周兴处长(解放后任公安部长)问我叫什么名字,我?#21040;小?#38414;锋?#20445;?#20182;说?#29677;蓿?#25913;一下,叫侯波吧。”从此这个名字叫了一辈子。

          1942年,18岁的我和26岁的徐肖冰结婚了。那个时候,他已经是?#24433;?#30340;专职摄影师了,他?#30333;?#29983;命危险记录了战争年代很多重要的历史瞬间。除了拍照片,他还拍摄纪录片,是最早的八路军摄影工作者之一。我?#21069;?#19968;间几平米的窑洞作洞房,我们选了一个晚上,买了些红枣,把平时积攒下来的馒头切成片,晒干?#21271;?#24178;。大家聚在窑洞里为我们祝贺,就算结婚了。

          1943年,我们在?#24433;?#26377;了第一个孩子。在?#24433;?#30340;人工作热情?#24049;?#39640;。有一次,我和徐肖冰去为电影团一位同志即将?#32622;?#30340;妻子找床位,把两岁多的孩子交给一个年轻战?#31354;?#31649;,哪知道年轻人为了去看一场婚礼,把孩子锁在家里。孩子扑在火盆上把胳膊全烧了,差点把命没了。我回到家,抱着孩子?#32431;蕖?/p>

          调进中南海

          1945年,?#21451;影?#25277;调大批干部去东北参加土改和剿匪。我们夫妇随?#28216;?#21069;?#23567;?#25105;有身?#26657;?#24456;艰苦,步行到张家口时我就走不动了。加上徐肖冰?#19981;?#19978;坐骨神经痛,我们就暂时留在晋察?#20132;?#25253;。但是看着?#25509;?#20204;一拨一拨往东北去,我们坐不住了,跟着部队又继续往前走。就在山东惠民生下了第二个孩子,没几天我们抱着小儿子又?#19979;?#20102;。

          我们的目的地是地处鹤岗的东北电影制片厂,这个电影厂是在抗战后刚被中国共产党接收过来的伪满电影厂。我们刚到,徐肖冰就被分配去拍摄《民主东北》。1946年6月,我被组织上派到东?#32972;ご航邮?#28385;洲樱花电影公司,我被任命为摄影科长。组织上为什么让我当呢?可能是因为我政治上靠的住吧。科长的任务也不是在?#38469;?#19978;起领导作用,主要是做政治思想工作。

          当时的满影厂摄影科是我一个中国人与六个日本?#38469;?#20154;员打交道。开始日本人抵触情绪很浓,我就在生活上关心他们,有时还把我的一点细粮、副食给他们改善伙?#22330;?#21518;来他们也主动和我接近了。

          我当时其实对摄影一知半解。也是从这时起,我开始学起了摄影。在单位我就向日本?#38469;?#21592;学习,回家向徐肖冰请教,取景、采光、?#20174;?#31561;?#21462;?#36825;为我日后拍摄打下了很好基础。但那时我也没想到我会成为一个搞照相的。总觉得摄影是一项很难的工作,我看着机器?#20960;?#21040;陌生,甚?#32451;?#24120;胆?#27185;?#23427;怎么可能成为我手中的一种工具呢?

          1948年北平解放,我和徐肖冰都调到北京为新中国服务。我们都调入北平电影制片厂。

          1949年5月,我去香山协助徐肖冰等完成毛泽东主席各种国事活动的摄影工作。当时在香山,毛泽东经常要召开中共中央的各种会议,还不?#38505;?#38598;各民主党派人士畅谈国事。一天,毛泽东接见一个苏联代表团,我与徐肖冰及新华社记者陈正青为此去香山拍照片。

          会见结束后,毛主席招呼我们坐下聊聊。他说:“今天不忙着走,大家坐下来认识一下。”他问我是哪里人。我说“我是山西?#21335;?#20154;。”主席说:“哦!你是关云长的老乡啊!”

          我们和主席聊了一会,起身告辞的时候,主席提议:“来咱们大家照张合影吧!?#32972;?#27491;青?#25165;?#25105;们夫妇两人一左一右地站在毛主席身边。毛主席说:“不行,不能这样站,女同志?#21069;?#36793;天,要站在中间。”

          毛泽东(右)、侯波(中)、徐肖冰(左)合影,1949年。摄影/陈正清毛泽东(右)、侯波(中)、徐肖冰(左)合影,1949年。摄影/陈正清

          新政协筹备会召开以后,我一直在中南海忙碌着,端着相机四处抓拍新政协筹备会的重要场面。那时,白天到中南海拍摄,晚上就回电影厂去。

          一天,有人把我领到一个办公室。在那里,我见到两个人,一个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,另一个是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叶子龙。叶子龙问:“侯波同志,这一段时间出入中南海给中央领导同志拍照,对中南海熟悉了吧?”我说:“还可以吧,同志?#24049;?#20851;照我。”杨尚昆说:“拍照片可不是一件小事,主要是为中央首长的活动留一份形象档案,这关?#26723;?#22269;家领导人的形象问题。大家都?#30340;?#24037;作很细心,摄影?#38469;?#20063;很好,组织上决定把你调进中南海来,专门负责为领导人拍照,当然以毛主席的活动为主,其他的活动听办公厅具体?#25165;擰?#25105;们打算成立一个摄影科,由你来当科长。我们已经和电影厂打过招呼了。你看你还有什么意见?”

          我回答说:“我服从分配。”1949年6月,我被调到中南海,任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摄影科科长,从?#23435;?#27611;泽东等中央领导摄影达12年。

          在中南海拍照片,紧张地手脚常常冰凉

          我常被人问起为什么能长时间在领袖身边工作?我想是因为我守规矩,对工作认真。虽然我?#38469;?#19981;是最好的,但是我肯学习。

          工作在中南海,我一家也就搬进中南海,住在勤政殿进门不远的一间20平米左右的房子里。每天除了值班、执行任务,我哪里都不去,就守着电话,守着我的相机。人和摄影器材都时刻保持着一声令下立即行动的状态。晚上睡着了,只要外面有人跑动的声音传来,我就知道有事了,得赶紧爬起来,提起相机就往外面跑。我的摄影包永远准备的好好的,白天黑夜就在我的手边。

          毛主席主意一定,是谁也劝不住的,他有的时候会突然提出到哪里去看看,周围的保卫人员都迅速动作起来。因为我的准备做得好,他的任何突然行动,我都不会措手不及。大概从1953年开始,毛主席在各地视察的时间?#23545;?#22810;与他住在中南海的时间,他怕打扰地方,很多时间都住在列车上。他会带两只大箱子,里面几乎都是书。我也是两个箱子,分别?#30333;?#25668;影器材和生活用具。有时候我还要在列车上冲洗照片。

          我的箱子很重,里面什么都有,我出门就有很多同?#26223;?#25105;拿。主席身边的同志对我帮助?#24049;?#22823;,我只?#21069;窗纯?#38376;。拍了这么多的照片,可以说也有其他同志的功劳。

          我在中南海呆了12年,呆的朋?#35759;?#27809;了。徐肖冰经过特批我还能见到,因为不允许和外人接触,朋友我几乎都看不到了。那个时候,我到哪里,走多久,不要说家人不知道,我自己都不清楚。

          我当时给领导人拍的照片,都是资料档案,?#32454;?#20445;存。根本没想过这些照片可以以个人名义公开发表,我也不知道这些照片将来有什么用?#23613;?#25105;只知道在毛主席身边工作要绝对保密,我拍的照片也绝对保密。所以不管是领袖的重要活动还是生活照,我全认真登记保存在保险柜里。我除了好好照相,什么也不多问不多想。

          那时我的两个孩子虽然也住在中南海,但他们上的都是全日?#26420;?#20799;园或学校。就是回来也很少能见到父母?#20303;?/p>

          在中南海工作,我时时处在紧张中,虽然和毛主席及其他领导都渐渐熟悉了,但脑袋冒汗,手脚冰凉是经常的。刚开始中南海摄影科就我一个人,我总担心拍不好或者漏掉什么重要的画面。

          毛主席是个情绪化的人,?#25165;?#21696;乐全写在脸上。我照相前要观察他情绪如何,尤其给他拍摄单人照的时候。他情绪不好的时候,我是万万不能拿起相机的。

          后来我摸出了些规律,如果毛主席晚上没休息好,看上去就气呼呼的。不用拿相机,主席就会冲我发火。我又不能到他办公室观察他的情绪,只能通过他身边的同志提?#36873;?/p>

          我拍摄?#26412;?#37327;不让主席感觉到我的存在。他和群众在一起,我就在众多卫士中、在欢呼的群众中,钻来钻去找角?#21462;?#20182;一个人时,我就在他身边静?#37027;?#25293;摄。又要不打搅领导工作又要?#39068;?#29255;拍摄下来,我想?#30636;?#23569;办法也吃?#30636;?#23569;苦头。有时候你并不知?#28010;?#20026;什么会对你发火。

          我一直想拍一张毛泽东看书的照片。一次,毛泽东的侍卫长李银桥告诉我说老人家休息得很好,正在书房看书呢。等我拿着相机过去时,就听见毛主席拍着桌子,对一个将军大声叫道:“有下一次,你就不要来见我。”我扭头就跑,还没等我走掉,毛主席就冲我吼起来:?#26696;?#20160;么,没看见我有客人吗?”

          就连周总理这么性格好的人也因为照相和我着急过呢。有一次,毛主席和周恩来参加一个座谈会,人们围着主席说话握手,我个子低总找不到角度,举着相机半天按不下快门。周总理见我一直没拍,就严厉的说:“侯波,你怎么还不快拍?等一会这样的场面就没了。”总理这么一说,我更慌了,最后实在?#35805;?#27861;,在人群中胡乱拍了几张。那天晚上,正好有舞会。周总理主动邀请我跳舞,对我说:“小侯,今天我向你道歉,你拍照的时候我对你态度不好。当时人那么多拍照确实有困?#36873;!?/p>

          不过和主席呆久了,知?#28010;?#20063;是个爱开玩笑的人。有一次主席视察到河南,棉花丰收,主席很高兴。我想站在棉花垛上,拍一张周围都是棉花、主席喜气洋洋的照片,可是我一上去就陷进去了,爬的越高,陷的越深。棉花最后把我全淹住了。主席发现了就说:“侯波掉进去了,你们看看她去。”几个人七手八脚把我拉出来,满身满头都是棉花。主席开玩笑说:“这不是个雪人吗?”

          主席第一次横渡长江的时候,我就在一条小船上面拍照。看着游泳?#28216;?#36208;远了,我就和划船老头?#30340;?#24555;划,快划。主席上岸以后我的?#36335;?#20840;是湿的。主席就问:“你为什么不下水呀?”我说我不会,我要下水的话就沉底了。主席跟我讲:“你多喝几口长江的水就会了?#34180;?/p>

          有次在火车上,主席埋头看书,我坐在他边上,?#37027;?#25343;相机对着他,他抬起头说:“你为什么老用一只眼睛看我?”我说:“取景器放不下两个眼睛。”

          那些精彩瞬间的产生

          在我的记忆中,没有一件事能与开国大典相?#21462;?949年10月1日,我在天安门城楼上,在离国家领导人最近的地方拍摄他们。我端着120禄来相机,在有限的空间里不停地变换角度,拍完一卷,就要赶快换,生?#30860;?#35823;了一个重要的场面。

          当毛泽东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那一瞬间,我摁下了快门。这张照片是我最得意的几张照片之一。并不是我拍得多么好,而是因为这个机会非常特殊,它?#20999;?#20013;国光辉历程的见证。每当我的名字随着这张照片登出来的时候,我都有一种自豪感,更有一种庆幸?#23567;?#26159;历史给了我这样的机会。

          1949年10月1日,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: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。摄影/侯波1949年10月1日,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: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。摄影/侯波

          那天,我想拍一个带城楼的毛泽东侧身镜头,但我一再往后撤身还是取不到满意的角?#21462;?#27491;在这时,周恩来总理抓住我的衣角说:“要小心,别摔着。”过了一会儿,我又急忙换到另一个位置,也需要把身体伸向护栏外。陈云同志主动伸过手来,抓住我的?#36335;?#35828;:“我来帮你,赶快拍。”

          毛主席大大小小的活动我都在场拍摄。基本上他出去我就跟着。甚?#20102;?#25955;步我也照照片。有一天毛主席叫住我,对我说:“你不要把相机老对着我。要对着群众。我和群众在一起的你照,不要老照我一个人。”主席让我拍摄群众,可群众热爱毛主席。

          我在天津大学拍毛主席活动的时候,就有群众把我举起来,让我站到他们的肩膀上拍照。记得1952年毛主席视察黄河,当他走上一个山坡时,后面上来一个老太太,她大声问:“主席,您来了?斯大林同志来了没有啊?”周围的人都笑了。罗瑞卿说:“想不到你还挺有共产主义精神的。”

          1957年11月16日至19日在莫斯?#26222;?#24320;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,会议最后通过了《莫斯科宣言》与《和?#21483;?#35328;》。 《宣言?#38750;?#23383;仪式在一个大会议厅举行,各国记者也特别多。前面的人一站起来,我连主席台上的人脑袋都看不见了。

         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个法国共产党代表把椅子拉了拉,想让我从桌子下面钻过去。我却一下子跳到了桌子上,对准正在签字的毛泽东快速按下了快门。看到一个小个子中国女记者这一跳,连主席台上的赫?#35802;?#22827;都惊动了。

          1957年11月,毛泽东在《莫斯科宣言》上签字。来源/中联部网站1957年11月,毛泽东在《莫斯科宣言》上签字。来源/中联部网站

          新疆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和平解放的,一位叫库尔班的维族老人执意要到北京去见恩人毛主席。70岁高龄的他在大背袋里装上自己做的葡萄干和自己织的?#32622;?#24067;,骑着小毛驴就?#19979;?#20102;。新疆领导闻知此事后,决定派飞机将他送到北京。

          1958年6月28日下午,75岁的库尔班老人同全国其他劳模一起,在北京中南海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。我拍下的毛泽东同库尔班握手的照片后来传播很广,尤其在新疆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我到南疆叶城出差,当地群众听说库尔班大叔与毛主席握手的照片是我拍的时,都来与我热情握手。我看到每户人家都?#26131;?#27611;主席与库尔班合影的照片,感动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          有一次,毛主席到长沙后执意去湘江游泳,我在岸上忙着抓拍。结果,?#36824;?#25250;镜头一?#25945;?#31354;掉进了身后的粪?#27185;?#25630;得满身都是粪便。等人把我从粪池中捞起来,毛泽东已经上岸。来不及清洗干净,我紧跟在毛泽东后面。

          毛主席上岸后,穿着浴衣光着脚就到了一户农家,坐到了院落的门前。卫士们给他点了一支烟。周围的群众围了上来,其中有个小孩子。毛主席问小孩子:“你吃的什么,能不能拿出来,大家都吃一点嘛。”小孩子说:“你猜,你猜着了我就给你吃。?#34180;?#25105;猜不着,你给我跳个舞吧。”小孩子真的就跳了起来。我抓住了这幅画面。但是这张生动的照片在资料库里?#20102;瞬?#19981;多30年。

           毛泽东畅游湘江后在农家门口与小孩?#21917;ぁ?#25668;影/侯波 毛泽东畅游湘江后在农家门口与小孩?#21917;ぁ?#25668;影/侯波

          1959年5月,毛泽东接见了亚非拉各国青年朋?#36873;?#37027;天我在中南海里等着拍照,合影的位置都站好了,但是突然间这些外国青年们进来?#21271;?#27611;主席,他们都簇拥着毛主席,挤作一团,气氛热烈。完全打乱了原来的位置?#25165;牛?#21608;总理只好站在他们前面临时当指?#27185;?#20294;是谁也不听。总理见状也就主动往后退。

          我刚要拍,突然发现有人在伸出手做V字形手势,正好在主席的头上,我就赶快把相机避开。主席头上要“长角”可不得了。我拍摄很热烈的场面后?#32456;?#24335;拍了合影。最后给了他们每人一张合影,这张气氛热烈的照片就没给到他们手里。可现在这张照片后来发表之后,流传得比?#30606;恪?#21518;来凡是中国和非洲、拉丁美洲有关的展览或一些政治、商务活动时也经常用这张照片。

          在中南海拍摄的照片?#31354;?#37117;有很多故事,这些故事我也渐渐记不起来了。

          在中南海时间长了,我发现领袖在生活中和常人一样,也有自己的?#25165;?#21696;乐,我就把他们在日常生活甚至是家庭生活中的一面记录下来。其中很多是他们和家人、和朋友在一起的照片:比如毛主席带孩?#29992;?#22312;大海里游泳,刘少奇和家人在北戴河,?#38382;?#19977;陵的朱德和?#25509;眩?#26417;德和彭?#31108;?#19979;棋、邓小平一旁观看,周恩来夫妇纪念照,宋庆龄和她的女朋友们……不过有时?#19981;?#36935;到麻?#24120;?#26377;的领导不爱拍照。于是,我就只能偷拍、抓拍,甚至?#39068;?#30456;机藏起来拍。

          1960年,周恩来在海南岛华?#25200;?#22330;托儿所。摄影/侯波1960年,周恩来在海南岛华?#25200;?#22330;托儿所。摄影/侯波

          这些日常生活的内容,当时并没有谁特别地要求我一定要拍下来。几十年过去,这些生活中的领袖照片反而是读者更加?#19981;?#30340;照片。

          你问我在中南海能不能看到摄影作品。能啊!刘少奇家里有很多外国友人送的画册?#21448;尽?#20182;的夫人王光美就给我留着。那些东西让我受益匪?#22330;?/p>

          离开中南海,来到新华社

          1961年3月,中南海有一批同志要调动工作。据说这是主席为?#30636;?#35753;身边的工作人员脱离社会、脱离群众的一个决定。我也接到通知要调我到新华社工作。我去和毛主席告别。我说:“主席我要走了。在您身边工作,我没有很好的完成任务。”主席说:“你在我这里工作好多年,给很多领导同志都拍了好多照片。你做了很多工作,很辛苦。这就是成绩。你到新的单位去要好好工作。你今后还可以来看我,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,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给我写信……”我流泪走到门口,给主席鞠了一躬。我看到主席的眼圈也红了。

          我知道中南海的?#36139;齲?#36825;之后我就再没有见到主席。更没给他写过信。

          1962年我生过一场病,毛主席让一个卫士来看我,还亲手将自己早年的诗?#30465;?#28165;平乐·六盘山?#28902;?#20102;带给我。毛主席逝世后,我看到党中央在报纸上发布通知收藏散落在社会上的毛主席墨宝后,我便?#39068;?#20010;手迹原件捐给了中央办公厅。

          到了新华社,我开始到山西、海南、黑龙江等地拍摄一些日常社会新闻。因为我一直拍摄中央新闻,拍摄社会新闻时,领导会派有经验的记者和我一起采访。山西分社董荣贵、四川分社孙忠靖、总社李基禄等都和我一起工作过。

          1965年,我还参加了大型舞蹈史诗《东方红》的拍摄。但没多久,文革就开始了,我被定性为“坏分子?#34180;ⅰ?#20551;党员?#34180;?#25105;先是在新华社机关挨斗、挨打、游斗,之后,去了新华社山西永济干校。很多新华社的干部都去了那里。大家虽然去的一个地方,但待遇不一样。摄影部有一个名单,黄色的是走五七道路的人,白色的是监督劳动的。我是在白色名单里的。

          在永济,徐肖冰从北京?#20302;?#32473;我寄过几次粮?#20445;?#26377;一次还夹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首短诗,?#30566;?#25105;要相信党和人民,一切问题终会得到解决。天冷了,徐肖冰又给我寄去棉鞋,还在鞋里装上了几块糖果。他是要我好好地生活,爱惜自己的身体。但这些举动都遭到造反派的痛斥。

          后来在干校的全部人员都回来了,连看管我们的人都走了,只剩我一个人留在那里。五七干校校长说:“你走吧,留下你一个人怎么办呢?”

          1973年,我被送回新华社摄影部车间继续劳动改造,做了八年胶片漂水工。

          那时我不能进新华社的门。后来有领导我和谈话,明确告诉我说:“你是敌我矛盾,你要有自知道之明。”

          因为我在中南海拍摄的照片全部在新华社档案馆里,我也去找过当时领导:“我过去拍的片子一些说明写的不大清楚,我能不能趁脑子清醒看看哪里有不准确的地方把它改过来。”领导回答我:“你的照片我们都整理好了,不用你整理。”听了这话,我流着泪走了。后来我就是想看自己拍摄的照片怕遭到拒绝也不敢去再找他们了。

          我要求平反:“我不是假党员,我没有投靠?#20160;?#38454;级司令部……?#20445;?#27969;泪)

          1977年,党组织为我平反,对我的定论是:侯波同志是忠于党和人民的。还给我儿子的单位写了证明。平反后我?#35805;才?#25668;影部人像摄影室工作。

          1983年,组织上号召老同志离休,我就打报告离休了。

          在新华社工作期间我没留下什么照片,我没有为新华社做更多的?#27605;祝?#38750;常遗?#19969;#?#19968;直流泪)

          晚年

          1986年9月25日,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徐肖冰、侯波摄影展《伟大的历史纪录》开幕。由于我们拍摄的照片涉及到领袖人物和重大历史?#24405;?#24179;时都在国家档案馆珍藏。这是第一次与普通观众见面,引起了人们的浓厚兴趣,这些摄影作品还分别到上海、杭州、桐乡、广州、汕头等地进行?#19981;?#23637;出。

          后来,我和老伴的摄影作品无论是编辑成书,还是拿到国内外做展览,得到的反响和赞誉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象到的。?#32972;?#25293;摄的时候,我也不会知道有这样大的作用。

          中国有许多优秀的摄影师,由于历史的偏爱,我才能成为这样一个?#20197;?#32773;。而在这个过程中吃的苦和我们得到的荣誉相比,真是不值一提。那些遭受的委屈我也是说说而?#36873;?#19968;切来之不易,谁也不容易,我也不会抱怨谁。

          现在儿?#24433;?#25105;和老伴接到他们家住。我们这样的年龄和他们在一起很麻烦啊。他们舍弃了自己的很多事情,精心照顾我们,是他们让我们多活了好几年。

          (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)

          关于侯波

          侯波,1924年9月17日出生,山西省?#21335;?#20154;。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?#24120;?#26032;华社高级记者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中国女摄影家协会荣誉主席,宋庆龄基金会名誉理事。

          从1949年至1961年担负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拍照任务,拍摄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开国大典、党的七届三中全会、全国人大会议、全国政协会议、各地视察、会见各国元首和友好人士、接见全国各界著名人士、访问城乡人民群众、主?#20540;?#20013;央的重要会议?#28982;?#21160;的大?#31354;?#29255;。

          侯波自1986年起与爱人徐肖冰在包括台湾地区在内的全国各地以及日本、英国、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荷兰等国举办“徐肖冰、侯波摄影作品展览?#34180;?989年出版了大型画册《路》,荣获中国图书奖一等?#34180;?#39318;届全国优秀美术图书奖金?#34180;?#39318;届国家图书?#34180;?002年荣获文化部造型艺术创作研?#28821;?#37329;会颁发的首届造型艺术创作研究成就?#20445;?009年荣获中国摄影金像奖终身成就?#34180;?016年当选中国文联第十届荣誉委员。

         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?#20999;?#26500;(Non-fiction)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,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、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。寻找优秀的创作者,也寻找优秀的作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表

              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px0r"><menu id="bpx0r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bpx0r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px0r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bpx0r"><tr id="bpx0r"></tr></div>